分集剧情选择:(剧情已更新到第6集)添加剧集更新时间:2019-09-05 23:54:41

伟大的秀第2集剧情

第2集

魏大韩得知自己是多静的爸爸,魏大韩人生被颠覆了,他不敢相信,多静问他记不记得一个金善美的人,魏大韩陷入回忆里。原来他曾在旅途中见到了金善美,和她做了一天的恋人,但他无论如何不相信自己就是多静的爸爸。多静坚持,提议可以做亲自鉴定,如果他们不是父女,她会郑重道歉,如果是的话,魏大韩就得接受她和自己的兄弟姐妹。这边魏大韩和多静还没有说清,又有人按门铃,原来是郑秀妍来了,郑秀妍假装来借锤子,来见魏大韩,她和魏大韩提起多静,觉得让孩子自己直接去找生父不太好,于是提议魏大韩和自己一起陪着多静去。魏大韩反应激烈,不同意。藏在屋子里的孩子想尿尿,实在憋不住了,多静又不敢带孩子们出去怕被郑秀妍发现,只好在屋子里翻找,她找到一个盘子能够接尿,就让弟弟尿到了那个盘子里。魏大韩送走郑秀妍后,进来正好看到多静端着自己得奖的盘子,魏大韩以为多静乱碰自己的东西,忙从多静手中夺过盘子,多静来不及阻止,尿泼了魏大韩一脸。魏大韩发现是尿后,一脸的生无可恋。

魏大韩和多静讨论他们的关系,虽然魏大韩不信他们是父女,但是多静却坚定的认为两人一定是父女。魏大韩打听多静是不是还有其他亲人,多静说有一个舅舅,但是生活的很艰辛,如果不是万不得已,她也不会来找素未谋面的父亲。多静的弟弟妹妹感觉出了魏大韩并不喜欢他们,多静安慰弟弟妹妹,并且给他们夸赞魏大韩很优秀,虽然哥哥在一旁泼冷水,但是多静执着的相信魏大韩是一个好人,就算自己不是他的女儿,他也不会把他们赶走。魏大韩在门外听到,默默开门。

多静看魏大韩出门,忙喊自己的弟弟妹妹给魏大韩打招呼,想讨好魏大韩,魏大韩有气无力的回复了两个孩子,便出门了。魏大韩让高峰周帮忙做亲自鉴定,他计划去见见多静的舅舅。还在熟睡的魏大韩被玩闹的孩子吵醒,他起床发现家里已经一团乱,弟弟在沙发上蹦着,妹妹在厕所大便还拒绝关门,哥哥用他的电脑下载了游戏,还吐槽他的电脑乱。魏大韩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。

餐桌上魏大韩凶了弟弟妹妹,引起多静的不满,魏大韩和多静争执起来,要把他们送走,多静说自己已经无家可归,因为欠房东房费,已经被赶出来了。魏大韩要去找房东,哥哥吐槽说终于知道魏大韩为什么不是国会议员了,这句话伤害到了魏大韩,魏大韩凶了哥哥一通,如果不遵守自己的规矩就离开。多静为了缓和气氛,甜甜的喊着爸爸,让他理解哥哥在青春期。听到爸爸二字,魏大韩也不开心,说是不是爸爸还不一定呢,多静喊的太早了。多静也不气恼,撒娇自己又不是洪吉童,怎么不能叫自己爸爸爸爸呢。郑秀妍和同事们聊起多静的事情,同事们觉得多静的父亲不会接受她,郑秀妍心里也很担心,但是希望那些孩子能有个去处。

魏大韩找到了多静的舅舅,打听到多静的养父是个人渣,赌博欠债后就消失了。魏大韩想劝舅舅收留多静,没想到多静的舅舅欠了一屁股债,听说魏大韩是多静的爸爸,马上和魏大韩攀亲,亲切的叫着魏大韩姐夫,让魏大韩借给自己钱,魏大韩好不容易溜了出来。姜京勋带着儿子在做社会服务,记者们围在旁边照相,活动结束后,姜京勋用消毒液把自己的手里里外外都擦了一遍,他跟儿子抱怨自己年纪大了,没有办法再做这些了。姜俊豪看着父亲那副嫌弃的样子,眼中流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蔑。他回答父亲不是因为他年纪大了,而是因为他只是把这些当做政治活动。姜京勋通知姜俊豪他不会再参加下次的竞选,换成姜俊豪参加,姜俊豪不悦,表示自己不会去做。他告诉父亲有喜欢的人了。因为他明白作为政客,会碰到善良的人、贪腐的人、和一生都是对手的人,但是最可怕的就是纠缠不清的人,因为这些人会拉着政客一起沉到海底。

对于魏大韩来说,多静他们就是这样的人,魏大韩深深明白这个道理。他做了决定,不管鉴定结果是什么,都会送多静他们去孤儿院。多静带着弟弟妹妹把魏大韩的家里打扫的一尘不染,她总是在魏大韩面前表现着自己很会做饭,很会打扫,希望魏大韩可以留下他们,但是等到的依然是去孤儿院的结论。多静伤心不已,带着弟弟妹妹收拾行李要离开,郑秀妍突然出现,询问多静不是找到爸爸了吗,还要去哪,多静替魏大韩隐瞒,说爸爸条件不好,太挤了,想要回去。来这里是和魏大韩道别。魏大韩也假装自己正要送他们走。魏大韩开着车,郑秀妍放心不下,也坐上了车,他们开车回到了原来的家,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,郑秀妍和魏大韩去超市给孩子们买吃的,在超市,郑秀妍大骂孩子的爸爸,魏大韩想解释,被郑秀妍说了一通。多静强装坚强,让妹妹讲笑话,来掩饰自己流泪。妹妹发现妈妈的手绢不见了,哭着让多静找,多静只好给魏大韩打电话,让魏大韩找到后快递过来。魏大韩接到多静的电话很开心,他本想多聊几句,多静却把电话挂了。

高峰周告诉魏大韩鉴定结论说孩子不是魏大韩的,魏大韩高兴极了,高峰周分析孩子的妈妈不告诉女儿父亲的真实身份,只有两种可能,一是自己不知道,二是身份不能说。郑秀妍因为担心多静,默默打游戏舒缓情绪,魏大韩竞选演讲,寥寥几人,魏大韩的前辈劝说魏大韩放弃竞选。魏大韩说自己一定会成功。多静打工碰到了朋友,尴尬跑开。看到朋友和自己的爸爸有说有笑,她想到了自己的爸爸,又难过起来。弟弟打电话来,催债的又来了,弟弟妹妹和哥哥被逼到墙角,多静看到气愤到不行。

魏大韩接到代驾的生意,竟然是姜俊豪叫的,还是和自己以前的女朋友一起,魏大韩讲起自己从政的原因,震惊了姜俊豪,姜俊豪替父亲道歉,但是也给魏大韩忠告说不要带着愤怒,因为对民众不公。魏大韩劝姜俊豪不要从政,姜俊豪却说自己没有想好,但是如果做肯定会比魏大韩做得好。多静和催债的打起牌来,多静假装请他们吃炸鸡,给郑秀妍打电话,郑秀妍听到多静电话内容不对,知道多静出了事,赶紧和魏大韩打电话,两人匆忙赶过去,路上魏大韩再次用小时候的方法做出选择。另一边催债的人发现多静打电话的人不是炸鸡店,想要揍他们。魏大韩及时赶到,吓唬住了催债的人,并宣称从今天起自己就是他们的爸爸。